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耳花蜗牛

 
 
 

日志

 
 
关于我

爱拍照的月半子。个人摄影公众号'JCK设影室' (ID: axdesign)

网易考拉推荐

考研碎忆  

2012-01-16 18:14:27|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讨厌了二十几年的阴历后,这种感觉神奇般地一点一点开始消失。从小对农历没有概念的我从来记不起自己“真正的”生日是哪一天,甚至同学的生日我也只记阳历的。有点可笑吧,确为事实。而之所以转变的原因单纯而简单——2012,在公历的长河里我又跨越了一年,23岁。而我仍偏执般地想要将我的回忆定格在“今年”,我不想这种感觉离我而去,虽然......
       江南考研四日游结束,回到家已经有不少天了。我变得越加的慵懒而无所事事。自去年8月把本子上的日记停掉后,就转向间断性的网络日记。那会我有完美的无懈可击的理由:纸上日记太浪费伟大而光明的考研复习事业了。事至此,我已经开始马后炮般地有点小后悔。早知自己是去打酱油的,又何必如此破费不远千里去打什么江南风味酱油呢?后话永远是后话,后悔药永远没得卖。说到底,我不甘心那么多美好点滴就这样随着世界末日的到来而离我远去。这几天不断有很多印在脑中的片段开始浮动翻起,出现在梦里,餐桌上,楼梯间,键盘上,沙发里......
      忆感激。关于考研的回忆,大多也是关于W的记忆了。每天看似忙忙碌碌却又出奇的相似,其中浓缩了很多平淡甚至乏味却又耐人回味的记忆。从8月底算起,我们就建立了正式的统一战线,有了共同的目标和方针。说起最近最常见到的一个词“有机结合”,用到我们身上最合适不过了。我们不但结合,而且互补。W嗜睡,我早起;W强政治,我强英语;W喜快,我好慢;W爱冷幽默,我爱直幽默;W稳重,我冲动;W话少,我嘴贫(限熟人)。不过我们有共同的爱好,那就是喜欢跟善良、漂亮的女生搭讪,一捧一逗别间人都以为我俩从前是说相声的考研碎忆 - 大耳花蜗牛 - 慢慢在几个月里,相互适应相互学习,我们竟然就不知不觉的开始了我们的“快乐考研”。在我的影响下,W开始记日记,生活中的片段都成了他的生活素材。每天早上路过一片树林时他总会拍一张,任凭时间经过季节变换,任凭人来人往人去空旷。所经之道总有留在他手机里的图片和视频为记。去无锡前两天,他将所有刻成盘给了我作留念......
       2011.12.20日这天,跟W像往常一样11点钟左右从教室出来下楼去吃午饭,我似乎察觉到了气氛有些不对劲,但又感觉仅仅是因为那天的天气。就这样一直走到楼下。他终于开口告诉我说抱歉他不能陪我们三个人一起去考试了。其实他可以更早地骗我,早到上次报名就可以,甚至再早。但W知道我的性情,他知道这样我是无法安心继续学习的。因而他装作无事的样子,却也牺牲了自己的时间,看一些对自己用处并不大的书,只为陪着我继续复习。我却依旧残忍地每天早上6点叫其起床,W嗜睡,但因为我中午往往只能眯一会。月底我再也没有叫过他一起了,我们都明白,而我却也再没有学下去过。为此我内疚了很久,为没有早点看出其退意内疚,为自己没有更加努力复习内疚。感激的话并没有说太多,因为我相信话语在我们面前已是多余,只留给我无限感激与唏嘘。

忆教室。十月十五日之前我们一直是处于“游击战”的状态,经常“学了上顿没下顿”。有时为了去图书馆占座早饭只能路上解决,让人感觉有点不爽,而且这样的状态并不安定。10月十几号的时候,娟告诉我们说我们有自己的教室了(后得知是H同学提议申请的),不过教室在C区六楼。15日上午跟W去了一看我就不想在这地方呆了:脏乱的教室布满了丢弃的画材与颜料,凌乱的课桌上刻着脏兮兮的痕迹。W说咱们还是呆到这里的好,至少可以把书都放在教室里不用每天背一个大书包跑了。不知是哪让我觉得对不上劲,我还是坚持说以后只有白天来教室,晚上去BD区。具体W施展了怎样的口才已经记不清,不过从此我们再没去过别的地方学习(后来W说他特别后悔,因为当初他的坚持让我永远远离了安静的环境,在两个混合班组成的教室里我好像打了鸡血一般。不管怎样,我只想说我不后悔)

十二月二十日之前教室里是相当热闹的。因为两个班考研的跟考四级的齐聚一堂,普通的教室仿佛顿时“金碧辉煌”。不知是谁带的头,两个班开始慢慢“有机融合”,不断地同学之间好像一下子熟悉起来了,紧张的气氛似乎有些释缓,可能就是所谓的“快乐考研”。大家好像都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高效学习方式。有的喜欢在教室里站着学;有的把书桌转90°背靠暖气学习;有的则去外面走廊里跟一群大部队一起背书;还有的干脆爬到楼顶上大声背诵。我们几个除了教室,停留最多的地方就是外面走廊了。或者在外面接打电话,或者聚在一起吹吹牛,谈谈虚渺的以后,但最终多是被一些无聊甚至三俗的内容覆盖了。日复一日……

终于考英语的同志们在20号后都离开了,没带走一片云彩。我甚至觉得特不适应,怎么说大家应该互赠感慨与寄语吧?但又一想太荒谬了,我们一不是上战场,二不是送战友,哪来那么多丰富的情感呢?或者只有我一个人在失落地思考些什么吧。后来,在教室里的几个人不知是谁提议圣诞聚会。真正到了那天却没有一个人发得出什么感慨和寄语了,只是简单地说些考试顺利,心态放平一类的话。10年的圣诞聚会那么开心,11年却一如其名,光的不能再光了。娟她们说来年要继续申请这个教室做毕设,我不知道我会不会去,但我想教室曾经的一切肯定都已物是人非,只是不知它会不会悄悄地在不起眼的地方给我们留下一些记忆的见证?哪怕一点点。

忆学习姐。曾几何时不知上下过多少次楼梯后,我才发现了一个每天我们都要碰面好多次的女生。她其貌不扬,衣冠不洁,发型不理,每天都在五楼半的楼梯拐角处抱着一摞摞书学习,从早上6点多钟就屹立在那,晚上11点不见走。中午也不休息,只要她不在那里,肯定是感到冷先回教室呆一会再出来继续属于她一个人的“事业”。看样子她是那种特腼腆的女生,但背起书来她的声音却高了8度,旁若无人的感觉。我们多少人都被她的这种精神深深折服,特为她起名曰:学习姐。

忆“重口味”。平日吃饭我喜欢清淡(美味荤食另当别论),主食只吃米饭。而W是典型的重口味,且从来不吃馒头。慢慢的,我们竟然产生了折衷交集,那就是海都一楼的牛肉板面。说回来还应该是我迁就W多一点,因为那面确实重口味!哈哈。吃腻了往常的菜,吃面是个不错的选择,简单,迅速,尤其是其特殊的辣味让我失去了抵抗力,我们连续吃它有一个多星期。我的口味从此也开始变重,喜欢吃辣,吃咸,还有吃甜。W说可能是压力大的原因,不知是否如此,但至少每天吃辣让我并没感觉到怎样的压力,或许抵消了吧?其实这面还能吃上一段时间呢,都因为上次W竟然吃出了一条虫子……Oh,no,stop……——后来我们基本改吃砂锅了。

忆摄影。我跟W几乎同时喜欢上了摄影,确切地说,是单反摄影,虽然我们都没有单反相机。奇怪的是从前家里有傻瓜胶卷的时候从来没有对它产生过一丝兴趣,而且觉得换胶卷是一件特麻烦的事,不小心还会把整个胶卷曝光作废。到现在我都还没搞明白其原理,就不多露馅了。直到换用卡片机才开始产生些兴趣,慢慢地反而嫌弃它操作不够麻烦,功能不够齐全。时间久了,单纯的想法终于变得现实:操作复杂、功能齐全的玩意叫单反。我们开始在图书馆大量借这方面的书,当作是枯燥的政治、英语、专业书后的甜点(哎,考研书目没有一样喜欢的)。起初,我们玩老郭的相机玩的不亦乐乎,拿着它到处拍,早晨很早从宿舍出来,到了教室却也已经8点了。W对单反的钟爱似乎更加强烈,慢慢地他已经开始嫌弃老郭的相机,开始借S姐的专业级的玩了。话说专业相机效果果然出众,各种场景、天气均能完美适应!不过因为设备很贵重,虽然很想玩弄,却不好意思开口借。W却每次都能借到,除了对摄影强烈的挚爱外,只能归结于脸皮厚了,哈哈!最后一个月因为复习压力我们再也没看过摄影书,也没碰过相机了。

忆跑步。天气将冷未冷之际,跟W曾经每晚在操场慢跑六圈,持续约一个月。其实是事出有因。一是因为我们觉得复习期间身体最重要,因而慢跑是一个锻炼身体的不二选择,毕竟身体是考研的本钱。二是因为在别人因为复习压力大体重猛降的时候,我俩的体重却悄悄地不断再创新高。减肥势在必行。我跟W开玩笑,怎么着咱的体重都得下去,回家也好有个交代。坚持了约一个月后,时间和气温都成了拦路虎,我们最终选择了为学习而弃之。

忆不舍。2012年一月五日一早550分,我就被W叫醒了。这天上午去北京的五位同学(涛 娟 程 铄 娇)要先行一步。急忙洗漱好,去到17号楼下面。去送他们的队伍非常庞大,大概有十几人的样子。一直送到东门他们打上车为止,没再多的话了。回来天已放亮,吃过饭后去教室把东西全部收拾干净,离开了呆了两个多月的教室。下午收拾好东西,我们仨整装待发。WH去送我们。起初,我并不愿意H去到那么远,因为晚上不好搭乘公交车了,而且一个人不安全。但因为H的任性,或者说是坚持,我不得不让W陪着一起送到了汽车站。近两个月来,不舍的的情绪第一次如此强烈。我答应H唱了两首歌。看到H开心我也放心了。送他俩回去的时候附近站牌都已没有回去的车,一番查询和询问无果后正打算打车回去时竟鬼使神差地出现了一趟不属于这个站牌的公交车。God!回去的时候W还晕车了,头痛。我跟H都深深感激着W。晚830分我们上了汽车。我似乎没有意识到我们又要离开青岛去到上次那个并无多少感觉的无锡。跟别人换过位置后我们三个坐在了一起,安顿好就开始吃他们给带的大柚子。想到今晚可以在车上睡一觉了身体突然觉得疲惫不堪。Y姐刚吃过东西就睡着了,看来是累到极点了。徒弟精力依然旺盛,不停地发短信、上人人网。我掏出笔记胡乱看过两眼后,已经哈欠连天头触膝盖了。不知什么时候就Zzzzz了。这一晚汽车卧铺睡的很香,真希望不要醒......

忆慌乱小插曲。六号凌晨4点多已经到了无锡车站了。费了一番周折终于找到77路车站牌。漫长的等车过程感觉又饿又冷。时不时看到我们身边有拿画板的我们就有一种强烈的“敌意”,我们开玩笑说一定消灭一个算一个!哈!终于上到公交后我开始跟团购上那哥们联系,没想他竟然不开机了(之前说好我们到了后他们来接我们)!一直打到六点多他始终没有开机。我开始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虽然之前我曾经想到过。赶忙打给弟弟让弟弟帮我查询详细地址和其它电话,结果地址只是一个笼统的小区地址,电话也只留了那一个。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粗心!之前她俩一直叨叨要下车就住进去睡觉,这让我感到更加焦急。按照大概地址我们倒了几次车终于到了小区所在地,那边却依旧联系不上。想尽办法,找W他仍在关机睡觉中。找小本本上我QQ跟客服联系,结果客服竟然不在线。我们心里都感觉有点不妙,却依旧显出一副乐观、无所谓的样子,因为不想给同伴任何心理压力。这时身边一位母亲陪着她女儿也到了我们下车的地方,看样子她们还没订房。交谈后得知她们来自郑州,而这个女生也是跟我们报一个专业的!(后来才发现,来这个学校十之七八都报了这个专业,我们真是四处皆敌啊)她们按照站牌边贴的租房小广告打了过去,说一会有人来接她们。当她妈妈得知我们是从网上订的房间后变表现出强烈的质疑态度,告诉我们说我们肯定受骗了,钱一定白交了。不一会看着有人带这母女离开看房后,心里更加焦急了。这几天处处都在大发考研财,三天我们可住不起,却又束手无策。我提议先去吃早饭,这下好像都开心了不少,也可能是真的饿了。去了一家沙县小吃随便点了些东西吃。我的手机没电了,在小店里一边充电一边不停电那人,全然忘了自己是在吃饭。终于在我们吃过饭后那边也接通了。听声音这家伙一定是刚起床,说话比蜗牛还慢十倍,我的肺要气炸了,这死胖子(肯定是个肥子)真是一点职业道德都没有!但依旧友好地问他什么时候可以入住。没想死胖子说改到下午了!我问我们那么多行李怎么办呢?终于,这死胖子似乎翻了个身,说给我一个号,让我问问他房间安排的怎样了。难不成我们的房间还没给安排?我越想越气。在跟那哥们短信后,他让我们去某小区后再跟他联系,至于具体地址他让我们自己问,只是说离我们现在的地方不远。吃人家的嘴软,住人家的浑身都软——虽然我们付钱了。一番打听到了住处后跟这哥们联系后,终于得知我们确切的房间住址!这一趟真不容易,好像劫匪不断变换交易地址再告知我们一样。如果不是当初杨哥女朋友推荐这一团购网(看在你价钱合理的份上我就不揭曝你光了),我们就不会选这家网站了。 她说这是这个学校里学生自己创业办的团购网。唉,同为学生,怎么做人办事的差距就那么大呢?!放下行李已是11点,但也挡不住我们死死睡去……

忆考试。书到用时方恨少。到了这边才觉得自己掌握的东西多么少,那么多的东西都没背下来。虽然我现在还是很厌恶背政治,想不通一个研究生入学考试为什么非要考政治?无非是Dangcontrol我们的思想嘛。我觉得还不如到最后来一个由院校组织各种心理专家教授测试考察学生的思想品质来的实际。一个学生能不能继续自己的学业,能不能走上自己喜欢的研究道路,竟然与背什么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谐社会有直接关系!真是让人笑破肚皮。我强烈怀疑在这种体制管制下的学生与你们整天喊的什么“培养发展创新型人才”一类的大口号能不能兼容?!但不能反抗时只能选择接受,甚至享受。不出所料,我的政治考的很烂,除了走了狗屎运碰上一道蒋老师的原题(不过大家都踩上它了),其余的如同写日志一样,就像现在的这篇一样,行云流水般扯完了。英语本来算是我的强项(因为他们英语都太烂了),不过这次英语考试过于变态,除了作文和一两篇阅读还可以,其它的我又行云流水了同学的感觉是没有任何感觉,因为依旧读不懂——因此我还是选择失落吧至于史论基本答上来了,更神奇的是在去考场的路上,我竟然给徒弟预测对了最后一道大题!(虽然我都不知道怎样的答案是完美)不过我还是乐观了,因为涛告诉我你有“基本”二字就已经完了,因为报这种学校你必须是全答上来,还背不住老师给你论述简答扣去很多主观分——我已经彻底释怀了。最后一场连续六个小时的考试,简直成了一场食品秀。考气氛试相对轻松,因为是手绘,因为前后左右考试内容各不相同(我前面跟左边都没人,god)。只听同学们飞速挥动画笔间嘴里也不停叭叭响地嚼着可比克什么的。羡煞我也!要知道,我只有三块巧克力糖!饿煞我也……

忆被斥的责任感。八号的考试我干脆没有带手机,将其放在房间里了,却又没有关机。上午考完史论,Y姐收到H的短信问我有没有跟她们一起。我简单回了两句就过去了。下午考试一直持续到8点,从考场出来后跟徒弟一起把画板还掉后满脑子就想着吃饭了,而不是先用同学手机给家人朋友短信。我们仨(尤其我)就像从饥饿的牢笼里逃脱出一般,飞速找得一家饭店打算用酒足饭饱来犒劳与发泄。在无锡喝青啤,我们有一种找到家了的感觉,我们真心地互相感谢,如果没有相互间的鼓励支持,或许我们中已经有人选择了放弃。其实,我们在碰杯的同时,也都在感谢着另外一个人——W。就这样一直到十一点,我们才回到住处。只觉头晕而且困到不想说话时,拿起手机,映入眼前的是18个未接电话和无数条短信,都是H的。突然觉得自己做得很过分,拿同学手机发条短信多么简单的一件事,我却只顾得自己的感觉与所谓发泄,完全没考虑H也同样考了两天了。回过去短信,得到的自然是抱怨与生气,更多的是担心。已无需解释,第一次感到责任感三个字的重量与意义,我的内心内疚至极。辗转反侧,凌晨5点钟起床。H依旧未眠。回去的火车上,我想了一路......

忆杨哥。在学校的时候得知我们上一级的一个学哥今年也报了这所学校,而且自己一个人去参加考试。Y姐在图书馆见到了他,回来跟我们描述说他人非常帅气但有些腼腆,学习成绩超好。这次他一个人提前去,所以并不跟我们同路。一个老实听话的好学生的印象在我脑中浮过,但仅仅是片刻的功夫,之后此人在我脑中就被遗忘了。一直到6号上午联系不上租房人时,不得已我们才联系了下杨哥,但他也爱莫能助。到了上午10点多我们去找小区的路上,杨哥过来电话说他已经过来找我们了,这会才算见到了其人。杨哥果然名不虚传,白白净净的脸上透出一丝腼腆,完全不像我们师哥的样子!但是杨哥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而且非常乐于助人,他提前几天来到这边后地形摸的特准,给了我们好多建议。一时间一股亲切的学哥风范从杨哥身上迸发出来。他一直送我们到住进房间才离开,然后继续去学校图书馆看书了。巧合的是徒弟竟然与杨哥在一个考场,因而此后我们几乎都在一起。杨哥生活非常细致,细节当中无不体现出他是一位非常细腻的男生,坐在一起吃饭,我总感觉身边围着三个女的,有点怪。杨哥爱笑,而且笑点特低,我跟徒弟随口的谈话都足以让杨哥笑到吃不下饭。但是杨哥也有冷静沉默的一面,除去我们开玩笑时,看得出他非常认真而谨慎,这次考试对他应该意义重大。跟杨哥一起,我们三个好像立刻就变成了陪考的一样,说话谈笑不忘打个酱油。杨哥很少提到关于他的事情,谈的最多的事恐怕就是他嘴里的“朋友”了。事实上我们都知道他有女朋友的,而腼腆的杨哥当然不会轻易跟我们这些“小鬼”说了。据说杨哥的女朋友在上海工作,我想杨哥也是为了女朋友才报的这所学校吧。最后一场考试过后,我们本来说要一起吃个饭的,结果杨哥突然告诉我们他“朋友”来了,有点事就不能陪我们了。开始我们还没意识到,只是觉得有些惋惜,结果跟徒弟还画板的路上我们看到杨哥跟女朋友相互依偎着,好不甜蜜。我跟徒弟相视一怔:难道杨哥女朋友从上海赶过来了?太浪漫了……本以为跟杨哥的交集就此结束了,在还没准备回忆杨哥时,没曾想第二天我们收拾东西准备走的时候又看到了杨哥跟女朋友一起——这次杨哥更腼腆了。杨哥跟女朋友果然相配,杨嫂文静里透着知性,不过没有杨哥性子里的腼腆。我们简单交谈后去了超市买些吃的,杨哥陪杨嫂去买点小吃(名字记不住了)。没曾想我们买完东西后又碰面了!杨嫂开玩笑说说不定一会还会见面哦?果不其然,几个小时后的火车站,我们又见面了……我宁愿相信缘分大也不相信无锡小。杨哥总是给人以爱笑的感觉,除去考完英语那天下午杨哥心情不是特好,其他时候他还是很乐观阳光的。真心祝愿杨哥能够金榜题名,从此更加方便地与杨嫂相聚。

忆睡眠。自5号晚上睡汽车卧铺起,每天的睡眠只有4个小时。谈不上紧张,只是怀揣着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的心态让我始终不想早早睡去。不过任凭我怎样努力去回顾笔记,总觉得装的没有漏的多。我告诉自己如果不睡或许明天会在考场上睡着或者精力不集中,那样会得不偿失,但焦乱之感使我始终不能闭上眼睛。担心Y姐跟徒弟会睡过,早上总是5点钟闹钟不闹我已不困了。神奇的是考试的两天我好像打了鸡血一样,考场上依旧精力充沛没有丝毫困意。或许有时候我们总在跟自己设定一个极限,当我们意识到快要接近这个极限的时候从精神到身体上就不自觉地开始松懈,以为自己已经到达了自己的极限并开始为自己做一系列犒劳性的减压。通过考试我明白了一个人的极限并不是由自己主观设定的,而是由客观环境决定的,而且一个人的极限绝不是一眼可以望尽的,尤其在他精力充沛的青年时期。

考试已经结束了一个周了,准备考研的那几个月也渐渐离我远去。凭着一点记忆,零星般地记录了一些考研期间发生在身边的琐事以作回忆。之前有人说考研是一场战斗,自己听了一直觉得是夸大其词,不过现在想来有几分道理,考研无论对人的精神意志力还是体力都是一种考验与锻炼,甚至是折磨与消磨。不过我更愿意把考研比作一道酸甜苦辣咸俱全的大餐,起初单尝其中的一种总觉得单一甚至难食,想知道所有的味道却又担心后面的会不会更加难以下咽。当一切结束以后,仅仅品尝了几道菜便退却的人依旧在抱怨所谓大餐根本是名不副实,只有坚持下来尝遍了所有食物的人才真正明白自己品尝了天下最好的美味。

2012,之前的一切已经成了过去式。从考研的角度,有成功就会有失败。但从人生的角度,我们才刚刚开始,成功就在前方,而定义成功的标准也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

最后祝所有考研人金榜题名,祝所有落榜者和非考研者前程似锦。


      

     

       

  评论这张
 
阅读(338)|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