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大耳花蜗牛

 
 
 

日志

 
 
关于我

爱拍照的月半子。个人摄影公众号'JCK设影室' (ID: axdesign)

网易考拉推荐

Beyond四子讲述私人感情故事  

2008-04-29 23:04:14|  分类: 偶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家驹)

读幼稚园时,因为"天不怕,地不怕"的缘故,时常联群结党,与小朋友玩跳楼梯,起初两级楼梯跳下,之后四,五,六,七......级楼梯,好不刺激,有一趟被小石撞崩额头,入医院缝了多针。
  住苏屋村的日子里,每逢放学后,便抛下书包跑上山玩耍。那阵子有很多娱乐,如放纸鸢,捉草蜢,撩猴子为乐,甚至玩兵捉贼,跳飞机,十字戒豆腐等,天天新款。然而,最爱採摘山上的果实,不管是什么东西,全部塞进口里,根本也不知道会否有毒哩。
  尽管年已有强烈的英雄主义,可是,并没有撩是斗非,到处欺善怕恶。记得有一趟,跟打乒乓波的男同学产生争执,在旁的女生不断鼓励我们武斗,对方真的先发制人,迅速动手起来,而我觉得为女孩子,逞英雄而打架,实在毫无意义,于是,始终里坚持不动手,何必好勇斗狠?我是对事不对人的。
  玩音乐一定要有"根"。十二岁那年,一位挚友的说话,启发了我......
  记得迷上音乐之始,并非突如其来的。十二,三岁的时候,某天,一位青梅竹马的挚友,骤然问我一个措手不及的问题:"你究竟喜爱什么?"当时,毫不考虑便回复他:"各类运动罗。"他又问:"听歌呢?"我搔著头,丛丛肩答:"歌?好像没有任何感觉。"真的,之前对歌是冷感的。
  这位挚友跟朋友夹Band,他对音乐早达狂热程度,况且,那阵子,家姐常出席Party,转瞬间,身旁的人渐渐感染我,我也潜移默化起来。
  于是,我开始留意音乐潮流。
  第一次瞧见心仪的偶像歌手,是在电视机的节目内,他一身标奇立异的打扮,演唱著七十年代迷幻音乐,刹时,神绪被他的魅力引著,他就是David Bowie.
  David Bowie的"1984"及"Diamond Dog",震撼人心。心想:他必定不是这地球的人。自此,我强烈地追随他,搜购他的唱片和海报。每逢发现一张珍贵的海报,真仿似如获至宝般兴奋哩。
  无疑,David Bowie磁性的声音,的确疯魔了当年成千上万的歌迷。我承认曾绝对属于对追随份子,当时正值的士高音乐的兴盛期,提著一座小小的卡式机,常站近电视机的喇叭旁,把偶像的新曲或音乐会录下,甚至掏腰包买他做封面的杂志,熟读他跟什么乐手/音乐人合作。于我而言,他的背景比教科书的内容更了如指掌。
  Daivd Bowie式前卫摇摆影响到我日后的音乐意向。
  十七岁,因一时之气,捧起结他苦练,自学至今......
  为什么我会玩起音乐来?
  追溯至十七岁,当年流行玩民歌,学校的同窗常借弹结他追女孩子,我觉得很无聊,完全失去意义,由于自己不喜欢民歌,又不明白什么叫Country,Jazz,R&B等,曾有一段日子非常迷惘。
  直到某天,邻居举家搬迁,独留下一支蒙上灰尘的木结他,我捡拾回家,夹Band的挚友叫我洗干净,终于,我用十樽天拿水淘洗结他面,谁知,结他面的"力架"被天拿水腐食,就如被毁容一样,我只好尽力擦掉结他面上的"力架",再满心欢喜送给挚友。
  怎样,挚友意嫌面目全非,不肯收货,我实在不捨得就此弃于一角,惟有决定尝试弹结他。坦白说,我喜欢吹奏Saxphone多于玩结他,但拥有一支Saxphone并不容易,便立志参考自学一番。
  弹结他的目的是自娱多于要达到水平。
  然而。当我还是初哥之际,便加入了一队业余Band,柴娃娃负责Rhythm Guitar的位置,对于音乐,我仍只限于懂得分野"好听"和"不好听",其他则一竅不通。
  也许自尊心作崇,有一趟,队中Lead Guitar手大骂我一顿,说我技术太差,永无法成就大事。回家后,我好气氛,好胜的心理迫合我奋发图强,丛未如此用心去苦练,我对自己许下诺言,未来的第一个目标,就是要弹得比他出色!
已经记不清楚是什么时候,曾经拿起笔通宵地写了一封信,想著明天还可能捱爸爸闹,没精神工作,在暑假里,我想大部份学生也曾经做暑期工来赚钱,所以,我也不例外,正好不愿意之下,也要愿意的情形里,在爸爸工场工作,薪金,有几多,忘记了,应该不合理,但没关系,因为他是我爸爸!
  写了整整四,五张纸,才能写完,之后自己留心地看了好几次,不其然,自己对自己说,黄家驹你在做,一个跟你有什么特别关系,而她还是自己朋友的女友,跟她说那么多她不懂的人物,还有自己很难令她了解的生活近况,我这么说因为她已离开香港好几年了,很多个为何,涌现眼前,想著想著,明白了,她因为好是我朋友,亦都是我唯一可以说话的对象,但是信是写好了,不过没有寄出,因为感到没有这需要,心情的低落,在信中一一宣赦,多舒服,之后开始明白写日记的部份作用,感到自己在思维上有些改进,总想四处去找或认识一些人,跟他们说自己真想说的话,跟他们做真的朋友,我想这就是人们称之为知己吧,知己,初相识时好像每个都是,我们做都是大家喜欢做,我们有自己一群的一套语话,很高兴我们找到知己了,知己为何难求,我的知己还有那么多呢!
  我们常常说,怎样生活才够快乐,我们很多都在互相帮助,互望对方便知应该去那里玩,多快乐的日子,慢慢地,不知怎么的一天,我们一样互望对方,但我忽然不能明白他们所指的及要求,好像下意识地还有些厌倦及逃避,不是不明白,其实,心里想又是这样的无聊,真的厌倦,就这样的知己又......被我的态度驱使己离去。
  离离合合,多么容易。
  "直至现在为止,我还不敢斩钉截铁说,谁是我最疼爱的人。有阵子,跟一位女孩子相处,责任往往重于感情,所以,我仍不断在溺寻......也许,他朝被我找到心仪的对象,然而,她又不可能不像我爱她那么多,与其如此,我宁愿"她"永不要出现。"
  家驹第一个喜欢的女孩子,于九岁时结识。
  那只不过是纯白如纸的Puppy Love......。
  小女孩是上海妹,样子不算甜美,她的身段高佻,留有爽朗的短发,予人自然,清新的感觉。当年,小女孩就与家驹为邻,因为女方家人管教甚严,每天,家驹只好蹲在门前跟她闲谈,尽管如此,他已经感到满足了。
  家驹为表达藏内心的爱慕,把亲自做的模型车,转送给她;而她也用心剪裁一些劳作手工,互相交换。
  他们并没有展开约会,休提更进一步的接触吧。
  倘若无风无浪,或者他们会成为青梅竹马的朋友......。
  可是,有一天,家驹捺不住心底的好奇,遂请求另一位相熟的女孩子代为向他心目中的小公主,打探情意。
  此位女孩子的回复是:"她说不喜欢你,确对隔璧的男孩情有独钟。"
  家驹恍如晴天霹雳,心痛有谁知?
  幼年的他,性格有点自卑,隔璧男孩早与他水火不相容,这场战争他败北,他愿黯然身退。
  打丛他暗托挚友探口讯后,本来好好的纯真之情,骤停滞不前。
  小女孩慢慢对他冷淡,漠不关心。
  甚至乎,她将举家迁他方......。
  家驹并没有哭。他仍怀念在冷巷(走廊)玩耍的段日子...甜蜜但短暂。
  数年后,家驶偶爾发现真相大白!原来,当年替她傅情达意的挚友,因为偷偷暗恋他,撒了大谎话,小女孩其实很喜欢家驹,只不过错托红娘,小小的妒忌心,令一番话丛中歪曲,"喜欢"也变成"不喜欢"了。
家驹感到不忿,但,不忿又如何?难道历史可重演?
  他深信缘份。
  此段 100%纯洁的恋情,将永远里于回忆的角落,不被尘俗沾污......。
  假使,有一天,你问家驹,现在找到最爱的人吗?他或许答不上;假使,你再问他,第一个钟情的女孩子是谁?他一定答,九岁那年,一段纯白如纸的Puppy Love,与邻居的她......

(黄贯中)

对于生离死别,看得极淡。就如十岁那年,父母毗离,父亲身兼母职,我未懂事,仍不懂得去孝顺他,然则,父亲出外工作,回家又要打理家务,辛劳之情谁都可从疲乏的容颜察觉到,我的心其实很尊敬他,却一直没宣之于口吧。
  画画是我最大的兴趣,此类兴趣从小便培养,我喜欢素描,尤其画认识的朋友,所以,趁空便流连街头,蹲在街角绘熙来攘往的路人,不理他人奇异目光的骚扰,自醉于画中世界,偶爾也画死物,有一次画一个番茄,画到天旋地转才栩栩如生,绘画真是一项向自己最好的挑战。
  画画若出色不需自谦,这是天份,不必去隐藏;而我自小便不受控制地画花墙壁和书本。后来,索性去画宛报名,每周上一堂课,不知不觉学了四年之久,画宛同学常偷师,模拟我的作品,我的积分常名列前茅,这是最快乐的时光。
  约十七岁时,身边有一位好友,弹结他的水凖不俗。于是,我常哀求可否教我,而他不断找来很多藉口推搪,最后,他终于说:"待你真正捧起一支结他,走到我的面前才谈吧。"
  于是,我真的很努力去储一笔零用钱,买入一支木结他,再朝朝求他可否教我,希望此刻他会实践诺言,方傅授一点秘诀给我,我知道勉强下去,也没办法,他根本无心指导我,惟有不求人,自措门路。
  那阵子,由于潮流兴玩民歌,我也随风,学弹Jim Croce民歌,一年后,当我有经济能力,Prefer我去一支电结他是,我已不喜欢民歌,专口听一些摇摆劲旅作品。
  就如此得意,开始和电结他不可分割的关系。
  夹Band初期,我和乐队成员曾夹过很多歌曲,有Eagles,Deep Purple,Pink Flyord......特别是Deep Purple,那阵子,趋之若惊,差不多每歌都懂得弹奏,而队中结他手Richie Black More,顺理成章是我欣赏的偶像,我想,这年代的年轻人,已奉他为"校长",影响深远。
  本地方面,公认最好的结他手,非包以正莫属了,虽然,我跟他只是泛泛之他交,但他的确令人拜服,Blue Jeans的华仔挺不俗,然而,大家所弹奏的风格回异,不能同日而语,所以不曾揪心。
  我认为现今的流行乐队,跟往昔大有分歧,乐队比昔日愈来愈现代化,称得上"好"的Band,买少见少,于是,听歌也不如昔日般选择,任何类型事项乐手的乐曲,一概宁滥莫缺去听。
  坦白说,对于自己的结他技术,未算满意,某些地方可以练得更出神入化,但我目前为止,沿未达到心中的最高要求,只有寄望明天。
  我常告诉朋友,倘使我身在日本,一定坚持留长头发,玩自己喜欢的Heavy rock,基于日本与香港的市场问题,日本有计多Underground的Band,分分钟拥有的一批乐迷, 比真正乐队还要利害,有朋友在日本玩地下Band,不要小看他,可能已是不容忽视的最受欢迎乐队了。
  近期,日本一队名叫"圣饥魔"的Band甚具瞄头,不要论及队员前卫的造型,音乐上,的确很突出,由于本地没有他们的唱片,我唯有拜托朋友订回来,假使细心领会的话,不难发现Beyond今次的快板节奏乐曲,带有"圣饥魔"的影子哩。
  有一次经过尖沙咀街头,看见一个为游客画画的画家,蹲在已关了门的银行前一角,正为面前坐著的一个顾客在全神贯注地作画,不禁涌入人群当中,成为观众之一。
  想起以往,自己以画画为乐,即使未算沉迷, 最少也每星期消磨三数小时在画宛当中,很多时更和画宛同学结伴到郊外写生,这个嗜好一直维持了近五年,风雨未改,直到今日,已有四年没有画了,最初的理由是忙于工作,没有时间,但今日,就算有时间也没有勇气,我没有勇气面对自己的退步,原因是我最近曾经尝试再次执起画笔,但发觉自己的眼睛竟没法和手沟通,对颜色是多么的陌生,用笔是多么的犹豫,有好几次在家中找东西,都无意在杂物中看见那一个旧笔盒,还有那一块旧画板,它们都我往日的老伴,虽然事隔多年,但除了表沾满尘埃之外,内里一切无变,笔盒仍健在,头依旧是尖尖的,还有那一块画板,一个个黑色的手指模,印满了四个角落,常令我看得发呆。
  思潮被触动之际,再望眼前这个画家,纯熟的手正带动著笔在画纸上舞动,发出"吱吱"的声音,那是我喜欢听的......我觉得这种声音是从事铅笔素描最美妙的副产品,忽然间发觉在看画的人群已四散,只剩下自己,四周尽是不下脚步的路人,纵有人偶然停下来看,也不到半分钟,但我依然沉迷,直至那画家素描交到那焦急的中年妇人手中,然后接过数十元后,才发觉这画家不是谁人,正是我以往在画宛里的一个同学, 心里即里涌出一份喜悦,然后当然是互相问候一番。最后才知道这位旧同学在是有份写字楼正职的,到了傍晚才出来闹市干这份副业,问及原因,原来纯粹是为了兴趣,而且在满足兴趣之余,又可以找点外快和平行日间工作的枯燥,真令我深感佩服,这位同学更埋怨我们一班画宛同学,自几年前踏足社会后,鲜有能够继续维持这份兴趣的,故令他这位画画发烧友从此孤立,最后唯有用街头卖艺的方法把大众作为倾诉的对象,祈望偶然从路过的一企同道中人当中获得一两名赞赏。
  和这位朋友话别后,在街上继续行,心中充满往的回忆,回忆起一班同学在街头写生,大家手执笔盒,然后夹著画板在新界四处逛,直到昏时,各自带著自己的"大作"回家,有时夜半起床对著日间所画的一幅风景呆望上一小时,心里带著一丝微笑,彷佛已成了大艺术家似的,到今天想起当日那份热诚和那纯真,像已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虽然很想再画画很想再写生,很想重拾往日的一份纯真和友谊,但始终没有这样做,因为人到步入社会后,根本就再没有那热诚,我位旧同学的感受......一方面要忠于自己的兴趣,另一方面又要找寻生活,而且又缺乏志同道合的人,实在是很难受,但他不能怪谁,因我们已长大了,而且都站在人生重要关口前,大家所想著的都是要尽快进入这关口,试想想无论已进了关的人或那些正要争著进关的人,他们那有兴趣和你在关口门前玩耍。
  也许,美丽的爱情故事总带点遗憾。
  对于心目中女神的形象,阿Paul从不去set定一个标準,他觉得浓艳的外表只是诱人的糖衣,内在美却比一切更重要。
  他不希望折拖的对象是圈内人,彼此生活圈子太接近,容易产生磨擦。
  在他未有把握的时候,再遇见心仪的女孩子,他都不想用情太深,他知道陷得深,若他朝情骤变,心愈会绞痛。
  曾经,于中三的一段日子,发生过这样刻骨铭心的故事......
  那位小女孩天生一副讨人喜爱的面孔,全身散发青春气息,同校同学不约而同被好吸引。
  "女孩的听歌口味与我相近,互相皆钟情于Rock n Roll的作品,加上她的兴趣也是绘画,自然地,我们便因趣味相投而走在一起。"
  阿Paul逢周末以上画宛学画为藉口,邀约她出街,共同研究描,小小的情苗,于心底暗种,但他们各自不敢向对方表示心意。他知道好喜欢他的,也知道他喜欢她的。
  在画宛画画的短暂时光,他们常出双入对,羡煞不少男同学, 一星期五天的校园生活里,开始过得心神恍惚,阿Paul多盼望天天是周末。
  "一棵小幼苗,怎能承受风吹雨打?
  "突然,她说,她要举家移民了!此消息令我如情天霹雳,但我收起为她欲流的眼泪,装作满不在乎,淡淡的,远远的祝福她。"
  三天后,女孩子真的离开香港。
  阿Paul没有送机,他怕像哭丧的场面,他会手足无措。
  然而,收到女孩子自天涯一方的鸿雁傅书,信中提及她已顺利进入大学,并选修美术科。
  阿Paul很高兴她可以报读有兴趣的美术科,继续在绘画方面深造,不过,阿Paul此际已放弃绘画,转向音乐界起步。
  时光飞逝,数年后,女孩子偷空返,两人重遇,女孩子带来一个消息:她结婚了!
  女孩子的丈夫是她的表哥,侧问结婚的喜讯刚傅出不久,离婚的傅言又甚嚣尘上。
  "我们再碰过几次面,感到情怀不再,她有自己的文化背景,生活习俗,她必须重返另一个世界,她远飞前,替我可夹Band出唱片而欣慰,她留下无数的叮咛与鼓舞,带走昔日甜密的回忆,未知何年再见?"
阿Paul说:"外国的风气薰陶她,从前纯纯,害羞的她,变得好开放,好"鬼",简直判若两人。"
  阿Paul遗憾说,他们因固执,以致从不肯先承认喜欢对方,一句永远匿藏于心深处的"I Love You",随日渐趋淡的稚情而将不会让第三者知道。

(黄家强)

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独自留于屋企玩车仔,又无著拖鞋,突然间觉得肚饿,拉开雪框,怎知碰到地上风扇的拖电,一不留神被电晕了,躺在地上不醒人事。幸而哥哥家驹回来,瞧见我身体不动,心知不妙,立即救我,邻居替我做人工呼吸,心脏险些信止活动哩。
  同年,有一次返学上课,某同学在纸仔上,写了几句粗口,傅到我的手里,碰巧,无意被职阿Sir发现,他打开纸仔,向我质询。为了义气问题,坚持不向阿Sir指正"罪人",阿Sir还一边板起脸孔怒目而视,一边捉著我的小手,大力拍到手上,痛得差点儿红肿,结果,我依然守口如瓶,从无后悔。
  六年前,初初懂得听歌,常听些欧西流行音乐,于是,有一位朋友,问我有否兴趣夹Band,我抱著不妨一试的心理,擔任主音部份。当时,我们的乐队并没有队名,又只有鼓,结他及主音三人,所以,不算是一队完整,有系统的Band。
  夹了一段短日子,有朋友欲转买一支Bass给我,我以四百元的价钱,换回这支不知道自己第几手货的Bass,尽管结他面颇残旧,但我很疼它,每练习两 小时以上,弹到手指起水泡,也不罢休。
  弹Bass实非别人想像中的易事,要经过苦练不懈,才掌握到竅门,且所虚耗的指力很大,不习惯便会疲乏不堪。
  一九八三年,在哥哥的鼓励下,加入Beyond,成为一份子。
  当年,因为负责弹Bass的朋友离开,我便取替他的位置,而自己从前跟梁翅柏所夹的乐队,亦宣告解散,正式投入Beyond行列。
  早期听欧西音乐时,多数会留意一首曲的Bass部份,现在反而全部Arrangement都额外留意,外国的Geddy lce及Jeff Belin,曾是我一度追随的乐手,接触他们的音乐,就是我最大的兴趣。
  加入Beyond后,尽管不免队员间常产生磨擦,但大家对音乐存著共同热诚,我知自己所选择的路是对的。
  如今,因为自己的工作时间不定,故此,只要稍有空闲,必定抱Bass练习。本来,我拥有三支Bass,不过,最近割家买了一支,剩下两仍然伴我。
  记得学Bass前,我曾想过学Synthesizer,至于木结他,则青蜓点水般,了解不深。近来,突有兴趣吹奏Saxphone,或者学琴,不知道几时可以真正付诸行动哩。
  最近有几件事情都令我好想写一写,今次就写我找寻新居时一连串所发生的事。
  可能因为自己比较创造性的关系,对每样事,物都很想支尝试一下,正如我要独立一样,虽然在家中我是排行最小,但我并未养成依赖别人的习惯,何况现在投身的职业,时间不定,有时在录音室工作直至凌晨三,四点才回家,对自己对家人都做成很多不便之处。自问不是出身于富裕家庭,家里地方浅窄,所以找寻新居的念头便由此而起。还有很多琐碎的问题,在这里也不能尽录。就这样找新居这几个字便常挂在我口边,也因为我讲得多了,意无意之间被我知道一位朋友(J),也有共同需要,我亦有问过他为什么搬出来住,他给我的答案是与家人关系不好,当时自己也有少许同感,想一想,总觉得新一代年青人对家庭观念已经看得很淡(可能我的想法是错,或许有些人正在共聚天倫呢),就算回到家里也懒得去和父母倾谈半句,问心我自己也有这行为,这并不表示我不孝顺,不尊重父母,而是当你一日工作后回家,已经非常疲倦,想冲个凉,然后立即倒头便睡,又何来倾谈的精神呢?可能代沟也是造成 问题的原因,不提也罢。
  于是,一有空便与J商讨搬屋事宜,看报纸啦,找地产公司啦,就在我们搞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竟又有一位朋友,要加入我们的行列,他一向独居已有好几年的时间,最近发觉 可能有被逼迁的危机,所以他便与我们商量,为了他的原因,我们只好把事前一切重新整理,由两人住的房子变为找三人住的,所以进度便被拖慢了,又碰巧我的工作开始忙碌,便暂时放下不理,好让工作清闲些再算。时间大概相个星期,当我再次相约J,倾谈找屋的事时,他在电话里说,他已经和另一们朋友找到屋子了,当时我立刻有一种被遗弃的感觉,我惟有装作若无其事的问他搬往那里?--西贡,一个对我来说颇远的地方,又问及被逼迁的朋友怎样,他说:"也没见他很久了。"
  那地方真的很不错,有七百尺,两房,是那种两层高西班牙式的建筑,他们租了地台那层,一出那落地玻璃窗,便望到整个海滩,真的很有诗意。他部我有没有兴趣搬去和他们一起住,但我用了一个简单的理由推掉了。我说:"太远了,很不方便。"(更何况只得两间房)他还敷衍地游说我,我心在想,如果是有意和我一起的话,又何必......,其实我自己又何必那么执著朋友之间的对话呢,朋友始终是朋友嘛!
  无数的爱情故事,可能发生自某年某月的偶遇。一个交伯的眼神,一个领首的浅笑,一名真诚的问候,一趟主动的攀谈,教人此生难忘。
  家强的初恋,起源于中三时的学期考试,他和她同校不同班,尽管过和非惊天地,泣鬼神;然而,这学一直令他失魂落魄。
  那阵子,校内有分上下班,因为学期尾考试,两被编在相同时间,相同课室考试,之前,他们完全不留意对方的存在。
  或许是心有灵犀,两人趁Lunch Time的空档,跑到校园附近一间餐厅买饭盒。
  家强捧著热腾腾的饭盒,蓦地转身,正欲离开之际,无意被 清秀的她,深深吸引。目光停驻在她脸庞,恋恋不捨......
  他有点心神恍惚。他甚至未知道大家是校友,直到步入校园的电梯内,他定神望著她按著七层的按钮,他愕了,竟是如此这般巧合,他俩高声欢叫,他怕惊动其他同学。
  各自入座编妥的座位,家强跟她只是咫尺之隔,他遥遥偷瞄她的一举一动,结果,他嘎不下饭。
  他想出最直接的办法:请求认识她的同窗作介绍。
  从此,他亦步亦趋,展开追求攻势,可是,他不太明瞭,为什么她若即若离,态度冷漠,间总爱收藏心话,处处保持距离?
  是否人说少女矜持?
  只要他再想起,她拥有长妥及肩,眉清目秀的魅力,他知道,他不愿失去她,他又重燃信心。
  数日来的考试,竟发生了一段小风波。
  坐于他后面的某男同学,千诉他学喜欢的对象不是他,令家强心死。
  此未经证实的"真相",令他黯然。
  他仍偶然性著一丝希望,趁时机向她求证。
  答案原来是一个骗局。男同学妒忌他追求她,揭开一段三角恋情。女同学亲中否认这不确的消息,她从没向那位男同学说过喜欢。家强如释重负。
  学期完毕,他俩一起把臂同游。他很易满足,只需见面,再无欲无求了。
  他跟她拍拖一年。期间,他的占有欲强,他妒忌她和其他男同学玩得投契,况且,他坦言,他最失败不懂得说些动听话"乙水"她。
  渐渐地,彼此发现性格不合,难于继续维持下去。
  的确,因了解而分手。
  今后,家强共拍过三,四次拖,每趟无疾而终,他都会在一角哭一趟。
  爱情实难失而复得。
  此情不再!

(叶世荣)

童年喜欢砌积木和砌模型。也许我的性格较静,通常会独自在木材上漆颜色,制造一座座高楼大厦,古装客栈,自得其乐;闲时又会去维园水池放船仔,虽然是模型船而非遥控快艇,但够消磨一个周末。
  上体育课好纳闷,老师只懂得教土风舞,男生们常喊苦;缍,在我班的群全搞议下,男生可能在操场上踢波,我很少留意球坛,又没有所谓球坛偶像,只求早些放学,就可以一个箭步回家, 在走廊踢个痛快,不过,因太投入,以致辞常踢倒邻家的神主牌,被母亲教训一顿。
  读中一,中二时,学校没有电工堂,自己的破坏性强,总爱把可以拆开的东西,拆了又修好,故有空便往图书馆研电工书,手不释卷,应该去苦读的课本反而弃于一旁。
  那时候我读中一。收音机是课余的叭一良伴,那阵子,从收音机内听到时一的流行曲,开始对音乐渐泛兴趣。有一趟,经某挚友介绍和推介下,尝试听一些季奏感重的摇摆歌。当时,自己觉得曲中的鼓声异常吸引,富于震撼性,像一首无形的魔力,深深挑起我高涨的情绪。从此,每听一首歌曲,必定不期然把注意力放在鼓声部分,只有如迅雷般贯取的叩击乐,才顿感音乐溢满生气。
  当我决定执鼓的学打鼓的初阶,是迤过电视的音乐录映带,见乐队的鼓手演出,台风有型有土款,便幻想也可以练得纯熟的,跟他们媲美。
  十六岁的时候,终于实现了我的夙愿。父亲得悉我对打鼓的钟爱程度日深,又知道学生时代的我,根本没有经济能力,购买性能优良的鼓,于是,他静静在琴行,买了一套二手鼓回家,虽然是二手货,但已令我非常兴奋。况且,鼓身仍很完整,只要稍加保养,一切跟新鼓差会太远。
  每逢放学后,便趁家人出外,独自逗留屋企练鼓。由于鼓声会制造扰人的嘈音,响应此,每夜黄昏时分,母亲回家煮抉择时,我便会停止练鼓,免致阻碍妹妹温习学课。
  夹Band之初,除了向懂得打鼓的朋友请教外,多数苦学而成,从没拜师学艺。日积月累,取长补短,技术稍见进步。
  我愿欣赏欧西芸芸鼓手里,首推Deep Purple的lan Paice,他是我的启蒙者,亦是影响我最深的人。
  Deep Purple在六十年代所玩的摇摆乐微渗迷幻色调,跟八十年代的今天,大相迳庭。当然,今时今日听Pink Floyd和十年前听双有分别,到讴,时换势易,乐队的路向自然南辕北辙吧。
  无可否认的是,lan Paice千锤百练的技术,出神入化,天马行空,如鬼斧神工,相信我再惨澹经营,也自问难臻他的境界。
  但,我的确很努力不懈在追随他打鼓的方法。
  一晃眼,竟学鼓达十日子,坦白而言,自己的技术仍很幼嫩,沿未纯熟,打鼓真不是举手投足般易事,要花心机和时间粥钻研下去。
  本地也有很优越的鼓手,如实至名归的鼓王Donald Ashley和Johnny Boy,他们在我心底内,已是出色的鼓手,我也常暗中偷师。
  以前,热爱打鼓高峰时期,每日保持练习八小时,风雨不改;可是,Beyond要宣傅唱片,不容许我的旧状,只剩三,四小时练习,我亦从不间歇,因为,若稍为偷懒的话,就似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哩。
  某天登报起了几张很旧的唱片,拍了几下唱片封套上的尘埃,大约十年前的歌曲现正播著,一面听著,一面回想十看前自己的什么,那时我很喜欢听Santang,Deep Purple,Rainbow,Yes,Pink Floyd......还有很多多,每天放学回学一定开著唱机,大声地揪著那些歌曲,看著那些乐队的照片,幻想将来也可变成一些超级乐队的其中一份子,当时我刚刚和几个同学玩Band,所玩的歌曲当然是我所喜爱乐队的歌,但从技术而言,当然玩来玩去也不像唱片那样有味道,每次夹Band通常都你一句,我一句,大家争吵著一些琐碎的片段,想来也得"啖"笑。当时的乐队如Deep Purple,Pink Floyd,King Crimson都带有一种迷幻的色彩,现在已很难再找到有类似味道的乐队了,现今的音乐制作很注重音响效果,歌好和音响好是音乐商业的必然条件,这也难怪的进,因为时代进步,自然对音响效果的要求也要提高了。
  记得当时练Band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因为最初我没有自己的鼓,,铁罐来练习,而每次去租Studio来练Band也要花上相当的零用钱,虽然是这样困难,但是每一次在Studio能够玩出自己所喜爱的音乐,这种乐趣是形容的。
  很怀念第一次在作表演,因为在从来没有Band玩过Eagles,Deep Purple,Rainbow的歌,音量之大令学校宿舍里的神父也出来干涉。
  十年后的我又会是怎样,十年后的Beyond又会是怎样,是否打入世界乐坛,是否会变成第二队,现在只可以幻想,答案十年后便知道,很可能十年后我会拿著"秘密警察"大碟来默回想我现在做的事情。
  说到租Studio(Band房),平均一个月租二,三次去练习,但我不是所有Band房都够胆去租的,因为某些设备件备好一些的Band房,经常有一些比较玩得好的乐队来练习,自己恐拍比人笑所以初初是不敢去的,又有时同一间Studio有两间Band房,两间房的Band彼此斗大声同,实行Jam过你死我活。
  世荣予人的印象总是害羞,寡言,尤其面对一大群女孩子,常显露一副窘态。然而,每个人必定有他背后的恋爱故事,有笑有泪,或喜或悲,最勾起世荣久伏的回忆,竟是一段未开始就要结束的暗恋......
  女孩子是他读中学时认识的朋友,她拥有高佻,丝弱的身段,柔发披肩,外表斯文而带有一份独特的秀气,一双明澄如潮水的眸子,幽邀迷人,深深慑著他的心扉。
  那阵子,只需想她,看看她的照片,已经很满足了。
  原来,世荣觉得女孩子可爱之处,是她脸颊上的雀斑,活像卡通片里淘气的小公主般,惹人疼锡。
  被动的他,一直都提不起勇气向她表示,好几次间地寻找她的电话号码,找到了,却心生犹豫,整天望著电话发呆。
  甜美的笑脸合他魂牵梦挂,缘份的愚弄,邱比特的神不守舍,情箭仍未让他们的心紧扣一起。
  日复日的溜走,埋底的思念越浓,终于,决定给她一个电话,告诉她这傻小子欲说还休的心里话吧。
  走近电话旁,拿起电话筒,手心颤抖,从未产生如此紧张的心绪 ,恨自已又鼓 不起勇气。
  半小时无声无息逝去,心里不停盘算著应该怎样先开腔呢,问好正在忙什么?问她懂得做功课吗?问她有没有听收音机?抑或假装神秘,要她猜猜我是谁?
  曾经,借故跟她打招呼,匆匆闲聊几句,亦间接地向她暗示过,只是她始终不明白他的言外之意。
  是世荣的词不达意,抑或她根本无动于衷!
  谁晓得?
  有一趟,瞧见她的倩影,不期然有份若有所失的无奈。
  要说的一番话,到底不能好好剖白,明知道一次主动的约会,可能将发生一段浪漫的爱恋,因他的被动,胆怯,他错失了。
  目睹别人的成功,自己的失败轻抚心坎隐隐的衰痛,是多么难受!
  放弃是唯一忘情的办法。数年后,她和他成为很普通的朋友,可是,好还未洞悉当初他收起的爱慕;十年后,她和他仍会继续是朋友;廿年后,她和他将仍会联络;五十年后也许她已经忘记他......

  评论这张
 
阅读(1320)|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